2020中专中职学校政策是不是有问题

2020.05.15 / 技校文章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政策鼓励学习成绩最好的初中毕业生读中专或中师,通过给予中专中师生毕业包分配工作、农转非、给予干部身份,以及重视初中上中专中师的升学率等引导性政策措施,吸引绝大部分成绩最好的城乡工农子弟初中生(他们都是十五六岁的未成年人,主要是因为政策影响了其父母和老师)进入中专中师,十八九岁毕业后长期在基层工作,人数多达数百万。那时“考不上中专中师才上高中”几乎是普遍现象,大大降低了普通高中的总体生源质量。

谈到这段历史,有些人虽然深感遗憾,但又认为这是无奈之举,理由是当时基层人才缺乏,急需快速培养大批中专中师生充实基层,而且这些中专中师生毕业后也成为了基层工作的中流砥柱,为基层建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还有人认为这是“个人之大不幸,教育(等基层事业)之大幸”。

这种观点是未经深入思考的结果。七十年代末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确实存在人才缺乏的情况,但不仅是基层人才,中高层人才同样缺乏,而且高层人才更重要。从常识和基本的公平原则来说,通过考试选拔,让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接受好的教育,培养成高端人才,成绩次之的则接受一般的教育,培养成基层人才,这是天经地义的,是促进人尽其才,使一个国家正常发展的必由之路。

但是当年的中专中师政策违背了基本常识和公平原则,没有珍惜那些同龄人中最宝贵的人才资源,导致了相反的结果,使最优质生源大多数被政策引导到了中专中师,受到很一般的教育,文化基础差,专业技能一般,再加上基层条件有限,使得这些中专中师生毕业后难以深造,后劲明显不足,大多只能一辈子停留在基层,水平难有大的提高,对基层事业的推动也有限,少数通过自学深造出来的,也因为走了弯路,没有打好文化基础,难以达到应有的水平和高度。

同时,进入高中的优质生源大量减少,进而导致进入大学深造的总体生源质量降低,培养出来的高端人才总体水平、各方面素质和成就降低。而一个国家的发展更多是靠中高端人才引导。

因此,实际后果是得不偿失,既耽误了大部分优质生源的发展,培养出的高端人才质量和成就又有限,无论是基层人才,还是高端人才,都没能达到应有的高度,阻碍了国家的发展进步。

这个政策也加剧了阶层固化。工农子弟平民子弟中成绩最好的读中专去了,使得这个阶层中产生的高端人才和精英大大减少。而从那个政策中获利最大的,是当时的少数精英子弟,因为他们家庭条件好,父母不会在乎包分配工作之类的小利,成绩好的不必说了,成绩一般的也因为大多数尖子生读中专中师去了,他们得以进入高中考大学,竞争对手大大减少,再加上本身家庭背景,人生发展更是顺风顺水。其次获利的是部分当初没有考上中专中师的工农子弟,他们也获得了进入高中考大学的机会,但是他们绝大多数本来成绩不太好,再加上缺少家庭背景,总体上人生发展还是比不上那些精英子弟。

这个政策并非无奈之举,实际上,当年完全可以采取本科、大专、中专中师全部从高中毕业生中通过高考录取的方式。这样首先能使得优质生源全部进入高中学习,接受扎实全面的科学文化基础教育,保证优质生源基本能考上好学校,培养出的高端人才质量和成就提高。其次,成绩次之的高中生读中专中师,他们有扎实的高中文化基础,能比初中毕业读中专中师的学生后劲更足,能力更强,实际上更有利于提高基层人才质量,促进基础建设事业。

从教育成本上来说,这种方式不会增加太多人力财力负担,当时国家完全能承担得起(况且当时的口号不是“再穷不能穷教育”吗?),高中毕业读中专中师只需要读一到两年,总学制比起初中毕业读中专中也只是多一两年(初中毕业生读的中师中专是三到四年),广东羊城技工学校官网比如其中占最多人数的中师,只需要实行一年学制(初中毕业中师学制三年,主要学习高中文化知识,但无外语课),用一年时间学习中师专业课程和实习足够。

但遗憾的是,真实的历史是实行了十几二十年最差、最短视的中专中师政策,使得数百万初中尖子生错误地读了中专中师。这不仅是一代中专中师生个人及其家庭的重大损失和悲剧,也是国家的重大损失,基层人才和高端人才质量和、成就的降低,将阻碍国家的发展进步。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才质量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命脉,八九十年代中专中师政策必将对历史产生深远的影响。因果报应,一切已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