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教新法”:四个“亮点”

2022.04.24

4月20日,职教新法三审通过。千呼万唤,终于尘埃落定,也了职教人一桩心愿。洋洋数千言,犹如看红楼,各看各不同。我简单把我看到的吸睛部分说一下。

一、中国特色学徒制

新法沿用了《十四五规划》的“中国特色学徒制”一词。在此之前有两种称呼:企业新型学徒制(人社系统)和现代学徒制(教育系统)。我不认为新法选择“中国特色学徒制”纯粹是为了“调和”,而认为其是回到了学徒制的本质。我在《学徒制和职业教育的前世今生》一文中曾讲述了学徒制的演变过程。从职业教育的发展史来看,学徒制是职业学校的前身,也就是说,学徒制是相对于职业学校而言的。学徒制的本质就是企业传承技术、培养技术人才的组织形式。因此,企业是学徒制的主角。我们念慈在慈的德国双元制,就是企业主导的学徒制。不能以“特色”“现代”之名,将学徒制“异化”成“学校学徒制”。

新法第三十条:国家推行中国特色学徒制,引导企业按照岗位总量的一定比例设立学徒岗位,鼓励和支持有技术技能人才培养能力的企业特别是产教融合型企业与职业学校、职业培训机构开展合作,对新招用职工、在岗职工和转岗职工进行学徒培训,或者与职业学校联合招收学生,以工学结合的方式进行学徒培养。有关企业可以按照规定享受补贴。

这里明确规定了企业是中国特色学徒制的主角,是第一“顺序人”,有“正本清源”的作用,是学徒制健康发展的指路明灯。

工厂里的学徒制相对于中世纪的学徒制而言,就是现代学徒制。我在《技校的荣光,但很遗憾……》里曾这样呼吁:不关注工厂,不关注工厂里工人的工作状况,就不大可能搞出真正的职业教育。更不可能搞出什么学徒制。

二、不得非对口实习

实习问题可以说是职业学校的“切肤之痛”。与专业无关的实习、把顶岗实习视作使用“廉价劳动力”、“黑中介”、实习生权益无法得到保障等“黑幕”,不断被媒体曝出。我曾在《不必为修法而修法:最需要的不是2.0版的《职教法》,而是学生《实习法》!》一文中提出,职业教育最迫切需要的是一部《实习法》。虽然没有出台专门的《实习法》,但在职教新法中,对“非法”实习问题做出了较为强硬的规定。

新法第五十条: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应当加强对实习实训学生的指导,加强安全生产教育,协商实习单位安排与学生所学专业相匹配的岗位,明确实习实训内容和标准,不得安排学生从事与所学专业无关的实习实训,不得违反相关规定通过人力资源服务机构、劳务派遣单位,或者通过非法从事人力资源服务、劳务派遣业务的单位或个人组织、安排、管理学生实习实训。

这里使用了“不得”一词,仅次于禁止了。应该说非对口实习现象,在目前还是比较普遍的。法律虽然做出了规定,还要看对具体的条文如何释义,更要看有关部门和学校如何落实。

利剑亮出,职业学校准备好了吗?

三、“机会平等”取代“同等待遇”

实现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文凭等值、同等待遇,是职教界长久的呼声,也是“同等地位”的具体体现。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能等值吗?我在《我向孔子请教职业本科,醍醐茅塞……》一文中曾说过,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既然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教育,就必然各有各的价值,因此,不可能等值,只能“等价交换”。

新法第五十三条:职业学校学生在升学、就业、职业发展等方面与同层次普通学校学生享有平等机会。

这里没有使用“等值”,也没有使用“同等待遇”,甚至没有泛泛讲“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机会平等”,而是明确规定“职业学校学生”和“同层次”的“普通学校学生”在升学、就业、职业发展方面享有“平等机会”。这个规定虽然打破了职教人的某些“执念”,但与泛泛的“等值”“同等待遇”相比,却是客观的、可操作的。也可以结束在这方面长期存在的模糊认识,以及“不理性预期”。

四、弹性学制

可能并一定会有太多人关注这一点,但我认为对职业学校而言,却是最为至关重要的。职业学校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就是教与学的矛盾,就是“伪毕业”——大量不合格毕业生进入社会,造成了职业学校的信誉危机。这是职业教育改革的最后一公里,是最硬的攻坚战,也是影响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最为关键的因素。不解决这个问题,所有的努力都是空中楼阁。

职业学校教与学的矛盾、“伪毕业”问题是如何形成的呢?是生源质量的大众化和异质性。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进行分层次分类别教学,实行弹性学制。

新法三十六条 :职业学校应当依法办学,依据章程自主管理。职业学校在办学中可以开展下列活动:(一)根据产业需求,依法自主设置专业;(二)基于职业教育标准制定人才培养方案,依法自主选用或者编写专业课程教材;(三)根据培养技术技能人才的需要,自主设置学习制度,安排教学过程;(四)在基本学制基础上,适当调整修业年限,实行弹性学习制度;(五)依法自主选聘专业课教师。

其实,这个问题,早在上个世纪90 年代,中职就在探索实践了。现在,弹性学制写入法律,赋予了职业学校教学改革自主权。剑握在手,职业学校应该责无旁贷,主动作为。特别是职业学校的当家人们——不要陷入没权力呼唤权力,有权力却弃置不用的怪圈。

当然,除了我看到的这些亮点以外,也有一些遗憾。比如:职业教育的任务是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但对什么是技术技能人才并没有明确规定;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地位相等,但对什么是普通教育也没有明确规定;将“技工教育”入法,但对职业教育和技工教育的关系,也没有明确说明。

在我眼中的这些遗憾也许是故意的“留白”,是未来的“拓展空间”。

最后,我再次强调,我所看到的这些所谓亮点和遗憾,只是我看到的。正如文前所说,犹如看红楼,各看各不同。比如,有人可能更看重上不封顶的体系和学位。

法律说到底是对各种关系和利益的平衡。正因为是它综合了不同利益、不同立场、不同视角人群的看法,才使人们对事物有了接近客观的认识,从而超越了单个部门的规章。

职教新法试图最大限度地消弭分歧,凝聚共识,指引方向。

这是它的进步所在。

线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