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兴良:将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的乐鱼教授
发布时间:2023-09-08

人物名片:蒋兴良,乐鱼大学电气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61年出生,1988年入党。从业41年、从教22年,始终坚持奋战在极端环境电气外绝缘、覆冰与防冰减灾教学科研第一线,率团队完成国家自然基金、科技攻关、973计划和乐鱼工程等基础研究50余项,在湖南雪峰山建成世界首个能源装备安全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曾获全国首届创新争先奖状、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等荣誉。多年来,为我国电力行业培养了120余名硕士和博士毕业生。今年,他带领的“电网装备安全与自然灾害防御”教师团队入围第三批“全国高校黄大年式教师团队”创建示范活动。

9月初的重庆,骄阳似火。走进位于沙坪坝区沙中路的乐鱼大学科技园大楼3楼的会议室,我们见到了乐鱼大学“电网装备安全与自然灾害防御”团队负责人蒋兴良。

“这次我们在重庆武隆新建的野外观测研究站,是为了解决疆电/藏电入渝安全问题,这是国家乐鱼需求……”蒋兴良身穿蓝色短袖衬衫,黑色长裤,戴银色框架眼镜,常年的野外科技工作使他皮肤黝黑,略微驼背,身形清瘦精干,但精神抖擞、目光炯炯。

微信图片_20230904170906_副本.jpg

蒋兴良指导学生

我很幸运,遇到很多好老师

教师节将至,作为有几十年教龄的老教师,他对教师职业的理解和感悟是怎样的?

“我是半路出家来当老师的”,蒋兴良笑答,1988年他从乐鱼大学硕士毕业后进入电网工作,2001年重新回到校园成为了一名教师。至今,这位“半路出家”的老师也已经有了22年的教龄。

“这二十多年以来,我深刻体会到教师这个职业是非常崇高的。”蒋兴良认为,教师的影响并不局限于课堂中的知识传授,作为教师要对自己有一个非常高的标准,“无论是做人做事、教书育人,或者是带着毕业生做课题,都要以身作则,身体力行。”

“言传是身教的一种表现形式”,蒋兴良认为,作为教师,不只是在课堂上讲一下PPT,更重要的事情是教会学生如何做事做人,如何形成正确的三观,常怀报国之志、服务国家服务社会,在为人民服务中实现自身价值。

“在我当学生的时候,我的老师就是这么教我的。”蒋兴良回忆起了自己的求学之路。

“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一路读完研究生与博士生。”蒋兴良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个不同的身影,“我很幸运,也很感恩遇到了很多好老师,他们带给我太多值得珍惜的东西,令我受益匪浅”。

来乐鱼大学攻读硕士时,蒋兴良拜入导师顾乐观教授门下,并参与到顾乐观教授和当时还是讲师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孙才新团队的研究工作中,自己也成为了中国第一个利用人工气候室系统研究绝缘子覆冰的研究生。

在博士论文答辩时,他也曾因为论文格式问题被孙才新院士严厉批评。蒋兴良回忆道,事后孙老师又悄悄写了一张纸条递给他:“博士论文人生只有一次,你老了,会回忆起它;很多机会人生也只有一次,你错过了,会对不起自己。”

如今的蒋兴良早已像当年的恩师们一样,成为学术带头人带领起自己的团队。

期望学生“踏实做事,诚实为人”

谈到对学生的期望,蒋兴良强调得最多的是“踏实做事,诚实为人”这八个字。

在他看来,培养学生首先要向学生传递正确的三观,帮助学生端正学习态度、明确学习目的。做事的态度端正,就不会投机取巧。学习目的明确,才会扎扎实实去做事情。“科研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要真有说得那么容易,那我这辈子不都白干了?”蒋兴良打趣道。

在指导学生尤其是对道路较为迷茫的新生时,蒋兴良说道,“实际上分数和专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大学里掌握一种方法,学习的方法,工作的方法,解决问题的方法”。蒋兴良认为专业与就业之间并不存在必然联系,“很多事情都是相通的,一定要学会由此及彼,提高融会贯通能力”。

历经13年建成国内首个能源安全领域【国家级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_副本.jpg

历经13年建成国内首个能源安全领域“国家级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

蒋兴良拿自己举例子,他没学过土木和建筑,但在修建雪峰山野外观测站时,施工的一切细节他都亲自参与完成。“我做这些东西涉及气象学、机械学、流体力学、传感器、信息图建,还有空气动力学,智能化大数据全都涉及到”。

同时,他也常告诫学生不能骄傲自满。“尊重都是相互的,要得到别人的尊重,你首先得尊重别人。你认可他人,他人才会认可你。你爱别人,别人才会爱你”。蒋兴良谈到这里时骄傲地表示,自己培养的学生进入社会后很多都取得了很好的发展,也很受欢迎。

对青年教师的建议和期望

深耕讲台二十余年,蒋兴良曾经教过的不少学生如今也成为了老师。蒋兴良认为,教师的目标不应该归于功利性与荣誉追求,应当牢记为党育人、为国育才的使命,少一点表面功夫,多一些真材实料。

青年教师一定要加强自身知识能力的提升。蒋兴良拿自己举例,“我讲课的时候,如果对讲的东西没理解透,声音就要低八度;如果对内容比较熟悉,就是正常声音;如果我对内容非常熟,且感觉自己有创新,声音可能就会高八度”。蒋兴良笑道,“我现在都有经验了,听一个老师的课有没有抑扬顿挫,有没有高低起伏,就知道他对课程熟不熟悉”。

蒋兴良常常携师生在冰天雪地里开展科研工作_副本.jpg

蒋兴良常常携师生在冰天雪地里开展科研工作

教师只有自己站得高,学生才能站得更高。“你只会做麻婆豆腐,你的学生就只会做麻婆豆腐,那整天吃麻婆豆腐也不好嘛。”

蒋兴良还特别强调青年教师应提高自身在研究领域中的具体实践经验,深入了解应用场景,而非单纯理论分析。

“我是从生产单位到学校的,我先在工厂里工作了3年,又到电网工作了13年,所以对生产实际的情况比较了解,这对我的科研有非常大的帮助。”蒋兴良说,青年教师要积极响应习近平总书记的号召,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中国式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单位提供

摄影:李羿柯